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正文

女性命运与情感的当代审美观照——吕剧《兰桂飘香》角色塑造的审美特点

发布时间:2016-09-10 10:48:23   浏览次数:次   来源:文艺会演组委会

排演戏曲现代戏难,排演由真人真事创编的戏曲现代戏更难。但是,滨州市吕剧演艺有限公司不仅打造出了根据滨州无棣回族女企业家从桂兰的事迹创编的现代吕剧《兰桂飘香》,而且携作品入选了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这是他们“三度花开”,连同前两部现代吕剧作品《梨花雨》《杨广和》,他们完成了少数民族题材剧目创作三部曲。
 

观剧后,笔者的最大感受是,吕剧《兰桂飘香》对当下时代语境中的女性命运、情感进行了一次细腻而深入的审美观照。
 

反映现实生活、展现当代人的精神状态是戏曲现代戏的一大优势。作为一部根据真人真事创编的现代戏,从桂兰这个人物原型有着少数民族女企业家的光环,但是这部作品并没有过分渲染她的成功,而是向着时代命运和人性情感的深处进发,把握性格源头,强化对剧中人物内心世界的营造。
 

故事以两条线互为因果地将观众引入剧情:主线为从桂兰20余年的创业历程,副线则是表现从桂兰、沙凤英、米莉3个回族女性的情感纠葛。两条线交叉前行,透过一个个现实困境、矛盾冲突,深入挖掘人物关系和戏剧主题。
 

从桂兰的事业发展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其情感历程更是劫波渡尽。但这部作品并不着力写苦难,而是在情感和命运的冲突处用力,力图穿透“成功女企业家”的光环,挖掘人物内心的真实情感,甚至其人性的弱点,发现其与普通人性相通的欲望杂色,从而更为贴近当代人的社会情感状态。
 

全剧没有曲折离奇的情节,却在结构和时空安排中处处为人物设置命运困境,在从桂兰人生的关口设置矛盾冲突,为人物精神的攀升留下空间。
 

全剧7场戏,场场有困境,处处设考验。
 

在创业这条线上,从桂兰一开始要面对公公张一刀的误解,办厂之初颇费周折才打动马口铁进厂传授技艺,事业起步之后又遭遇氨气罐阀门起火等重大损失。
 

情感一线更是矛盾迭起,因为沙凤英、米莉对从桂兰丈夫张金箱的好感,从桂兰与其二人产生了矛盾冲突。从桂兰在事业的奔忙中疏忽了对丈夫的关爱,造成了二人情感的日渐疏离。张金箱带着大额支票去给厂子出状况的沙凤英“救火”,在返回的路上又遇车祸……
 

这两条线上设置的重重困境和冲突,凸显了从桂兰情感世界的复杂性。
 

从桂兰在面对人生命运的重重磨难时,有低回、有无奈、有叹息甚至有悔恨,显现出当代人在当下社会生活变迁中带有普遍意义的情感困惑。
 

可以说,《兰桂飘香》一剧通过对从桂兰这一女性形象的心理、情感、精神层面的立体开掘,对现实人生给予了精神层面的观照。剧中的从桂兰在人生与命运困境的取舍中走向了更具深度的情感真实,极易引起观众的共鸣。
 

无情不成戏。一部戏曲作品的审美高下,关键在于能否以情动人,以艺术的凝练升华、传达出丰沛真纯的情感之美。
 

作为一部与现代生活和现代人审美直接相关的戏曲现代戏,《兰桂飘香》以“轻喜剧”的风格从真人真事逐步提升为艺术的真实,在社会变迁中凸显人物的情感,令生活的自然形态跃升为审美形态,将从桂兰塑造为性格生动、情感饱满、具有审美价值的艺术形象,达成了“真中求美”的境界。
 

在这个过程中,仅仅展示人物情感世界是不够的,对剧中人物情感取向的审美把握更为关键。与其说从桂兰的情感世界充实饱满,不如说从桂兰面对人生困境和命运考验时做出的选择更具价值意义。面对苦难逆境时的选择,向真、向善、向美,彰显的是一种乐观坚强、包容豁达、温暖人心的生命气象,其核心思想指向的是“爱心包容天地,和谐需要大情怀”这一颇具社会内涵的价值主题,实现了人物精神境界上的升华和全剧审美境界的提升。(李娟)

承办指导单位:
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
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
承办组织单位:
北京市民委
北京市文化局
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
承办执行单位
北京演艺集团
北京市民族文化交流中心

版权所有: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组委会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和平里西街79号 邮编:100010

网站维护制作:北京市民族文化交流中心 联系信箱:mzwyhy5@126.com  京ICP备05072582号 建议使用IE 1200x720分辨率